悲风秋瑟

期待私信评论提问和小红心。
叶神本命。

【周叶】心照不宣

*点文梗,手机不艾特。

*有点颠三倒四,将就看。

另,这是一个甜到腻的故事。







周泽楷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垂首浏览着菜单的男人。

他在等一个答案。

周泽楷攥紧了手心,细密的汗珠布满掌心,粘腻而潮湿,他却无心顾及。

踌躇着,犹豫着,男人依旧垂着头仔细阅读着菜单,挑选着最合心意的甜点,周泽楷几乎按捺不住张开了口,又生生压抑住自己。

不行,周泽楷,你要克制。

周泽楷这样对自己说着,眼神仍控制不住盯死在男人身上。

但是这是叶修啊。

周泽楷在心底反驳自己。理智和情感的交战总是不可避免的,它们以周泽楷的内心为战场激烈地互相厮杀着,连带着浑身的血液一起发烫。

我得想点别的。周泽楷想着。

还记得第一次和叶修见面的时候,是个下雨天……

回忆沿着思绪凶狠地扑上来,瞬间霸占了周泽楷整个大脑,不容抗拒地将人拖入那个不甚温暖的午后。

“叮铃铃——”风铃欢快地响起,带来客人到来的消息。

周泽楷虽疑惑这样的暴雨天气怎么还会有人来咖啡厅,却依旧尽职地站了起来准备迎接客人。

叶修就这样闯入了周泽楷的世界。

他满身是被暴雨打得措手不及的狼狈,乌黑的头发还向下滴着水,衬衫紧紧贴在身上,面上却带着漫不经心的笑。

那一瞬间,周泽楷想了什么呢?他自己也记不起来了,大约是觉得这世上果然是有着连满身狼狈也掩不住耀眼的光辉的人吧。

“服务员?”在周泽楷愣神之际,叶修已经坐在了座位上冲他微笑。

“……菜单。”周泽楷回神,取了菜单递给叶修,又想起他浑身湿透,赶忙开口,“等。”

叶修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服务员急匆匆地走进大约是后厨的地方,没一会,又见人拿着一大块干净毛巾走了出来。

“湿了,会感冒,擦干。”周泽楷见叶修盯着自己,有些紧张地开口解释,甚至破天荒的多说了点。

叶修笑起来,似乎是觉得这个年轻帅气的小服务员很有趣,又体贴地没有调侃这个性格腼腆的大男孩,周泽楷却依旧被他笑得面红耳赤,还移不开眼。“谢谢你啊,小周。”叶修接过毛巾的同时瞄了周泽楷胸口一眼,喊出了他的姓氏,周泽楷抿唇笑了笑,有点高兴。“来一份布朗尼吧,就这么干坐着也不好。”周泽楷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后厨。

布朗尼,可爱的错误。周泽楷一边干活一边琢磨着叶修的点单。错误是指什么呢?没带伞吗?不知为何周泽楷就是觉得叶修的点单别有深意,而不是纯粹的只想吃一份甜点。

一边的江波涛看着他摇摇头,又一个中了恋爱病毒的家伙。

等周泽楷准备好甜点端出去,叶修正好一个电话打完。“不好意思啊小周,这个可以打包吗?有急事。”

周泽楷点点头,沉默地拿来打包盒装甜点,心里有几分不明不白的失落。

但是打包一份甜点要多少时间呢?肯定是不够周泽楷多愁善感一番的。把打包好的甜点交到叶修手里,看着人急匆匆地推开门就要出去,周泽楷又出声叫住了他。“等等。”

叶修顿住脚步不明所以,转头一看,只见周泽楷抱了把伞急急跑过来,“外面,下雨。”周泽楷把伞郑重地塞进叶修怀里,认真道,“打伞。”

叶修愣愣地看着他,噗嗤一声笑开来,注视着周泽楷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暖意。“谢谢,我明天来还。”叶修抬手似乎是想拍拍周泽楷的头,顿了顿又放下,“我叫叶修。”

叶修。周泽楷脑子里装满了这两个字,依依不舍地在门口望着人离开的身影直到看不见,这才猛地回头看着明显被他吓到的店员郑重宣布:“喜欢。”

接下来的两个月,叶修时不时会过来坐会,每次都会点上一份大理石芝士蛋糕,而每到这时候,周泽楷都会亲自接待他。

大理石芝士,甜蜜的爱情。周泽楷心花怒放,坚持认为这是叶修对他的暗示,十分想直接冲上去表白。

为了友人恋爱的顺利,江波涛奋起反对!“不行!”

周泽楷甩给他一个“你无理取闹”的眼神。

江•翻译器•波涛成功接收到友人的信息,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心下忿忿:要不是为了你好我至于吗!口上却是苦口婆心地分析起来:“你想,叶先生给你甜点,咳,先不说是不是那个意思……”

“是!”周泽楷十分执着。

江波涛头都大了,只好顺着他:“好好好,叶先生是那个意思,那他这么隐晦地跟你说,不就是说明他不想说得太清楚吗,你这样直接叶先生不喜欢怎么办?”实际上叶先生根本不是那个意思吧!吃个蛋糕而已啊!江波涛默默吐槽。

周泽楷自然是不知道江波涛心里是如何的波涛汹涌的,他想了想,非常好学地提问:“……那?”

“……你在给他的蛋糕上用巧克力浆画个心试试吧。”江波涛绞尽脑汁,这问题真是太欺负单身狗了,真心不想掺合这自虐活动。

于是周泽楷就画了个两颗心串一起的图案给叶修端过去了。

不知是不是那个巧克力图起了效,之后一段时间周泽楷跟叶修简直是腻歪得一塌糊涂,什么擦嘴角啊,相视一笑啊,送人回家啊,偶尔还出去约个会,咖啡厅一众单身狗表示咬牙切齿还得给人出主意。

不过那一天可真的是让所有人都捏了把汗,叶修居然带了个大美女来店里吃蛋糕,还点了两份大理石芝士!

江波涛沉重地表示: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就知道叶修对阿楷不是那么个意思!人家的爱情都挂那美女身上了!

杜明流下了晶莹的泪水,感同身受:那阿楷怎么办啊。

江波涛心想还能怎么办,凉拌呗。人都来了阿楷还能不知道?

周泽楷心都要碎了,心神恍惚连给人的蛋糕都拿错了,端了别的客人点的草莓慕斯就放在了叶修带来的美女面前,完全不给友人们阻止的时间。

叶修和美女都愣了一下,有些茫然。“不是点了大理石芝士吗?这个是?”叶修首先发问。

他都没叫我名字!周泽楷更难过了,垂着头有气无力地扯谎:“没了,推荐。”

美女显然没接触过像周泽楷这样简略的说话方式,有听没懂,叶修笑着给她解释:“小周说大理石芝士蛋糕卖光了,推荐这个草莓慕斯,下次再带你尝那个吧。”

美女点点头,优雅地吃起蛋糕。周泽楷一张帅脸写满忧郁,一看就是十分不开心。还要来?伐开心,难过。

叶修憋不住笑起来,美女也放下了勺子笑得东倒西歪,差点给蛋糕呛到,赶紧喝了口水顺气,这才笑着开口:“我是叶修的妹妹苏沐橙,叶修哥总说这家的大理石芝士蛋糕好吃,我缠了他好久他才带我来的呢。”

哦……是妹妹。周泽楷又开心起来,一双乌黑的眸子冲着叶修眨巴眨巴直放电。苏沐橙含笑退场,留下两人深情对视。

“草莓慕斯,酸甜的爱情?”叶修挑眉笑道,“顶着张纯良的面孔,看不出来啊,还挺有些小心思?”

周泽楷瞄了一眼草莓慕斯,有些不好意思:“嗯……我酸。”

哦哦哦阿楷的超直球!中中中中中中中!咖啡厅众人在心底呼喊着。而叶修也不负众望地面红耳赤地撇开头,叹道:“现在的年轻人啊……”话说了一半,叶修拍拍屁股就走,没了下文。

江波涛叹气:不愧是叶先生,心脏啊。真是非常难搞。

而昨天,在江波涛的建议下,周泽楷在叶修来店里的时候,送了他一杯卡布奇诺。

叶修会懂的。周泽楷依旧笃定,却也忐忑。卡布奇诺,我爱你。叶修会答应吗?还是说……这份小小的爱恋会就此终结?

现在,就是揭晓答案的时刻了。

从回忆里惊醒,周泽楷看着叶修,等待着那个或许残酷或许甜蜜的答案。

然后,他听到了叶修温柔带笑的声音:“小周,来份提拉米苏吧。”

提拉米苏,带我走。

在焦心的等待中,周泽楷迎来了他的幸福,捧着叶修的脸庞虔诚地印下一吻,他听到自己以同样的温柔回答:“嗯,带你走。”

评论(8)
热度(80)

© 悲风秋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