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风秋瑟

期待私信评论提问和小红心。
叶神本命。

【All叶】魔塔第十三层

OOC瞩目。

本章涉及乐叶,黄叶。

猜猜今天又黑了谁?







“没别的事的话,我就继续往上走了。”叶修说着,转身欲走。


黄少天连忙拽住他:“哎哎哎哎叶修我还没说完你走什么!”叶修斜眼看着他,左眼写着“快”,右眼写着“说”。黄少天给他看得险些气血上涌做出点什么不太健康的事来,好容易压下心底蹭蹭往上冒的火气,黄少天没好气地把一瓶五颜六色的液体塞进叶修手里,道:“到上面就能看见七色花了,这个据说是什么花神仙露,能让花开。”说着说着黄少天又得意起来,“没有这个你到了上面也得回头来找我,唉本剑圣就是太善良太有同情心了,叶修你还不快感谢我!我可是让你少跑了那么多路!谢礼什么的也不要多贵重了把你们队的妹子转一个给我们就行了,实在不行把你转过来也行啊!好吧一个吻总行了吧,我真是太善良了……叶修你有没有在听?!”


叶修冷静地摘下半盏友情提供的耳塞,冲黄少天露出一个纯洁无辜的笑来:“少天,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听见。”


“叶修你,你你你……你大爷!”黄少天瞬间爆炸,嗷的一声就要扑上去揍叶修,但是很可惜,他身边还有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半盏。


“那么,下次见了,勇者殿下。”半盏笑起来,自动翻过一页,与黄少天一起消失在原地。


目睹全过程的账号卡们默默给它点了个赞。


“勇者大大!我们可以继续攻略了!”十面不甘寂寞地叫起来,被叶修一巴掌拍蔫。


叶修掂了掂手中的诡异液体,道:“走吧,去救张佳乐。”





轻松拿到七色花,一行人又回到七层找到张佳乐。


“公主殿下,你要的七色花。”一看到一身华丽裙装的张佳乐,叶修憋不住又笑起来,招来张佳乐凶狠的一瞪。


“谢、谢、你,这样我就能成为花仙子了。”叶修笑得就差没在地上打滚,即使是张佳乐那恨不得把他吃了的表情也阻止不了他。“请你把别的王子也救出来吧,嫁给白马王子真是件悲惨的事情。叶修你笑够了没。”咬牙切齿地念完台词,张佳乐反倒意外的平静了下来,叶修敏锐地察觉到了危险,轻咳一声打算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咳,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还没等叶修溜出一米远,张佳乐已经拽着他衣领把人揪了回来。“给我换完衣服,你才能走。”张佳乐指指不知何时出现在屋里的男装。


叶修实在是想不出来换衣服跟任务有什么关系。“十面,解释一下。”


“任务检索中……”十面装模作样地检索任务,实际上却是在悄悄跟张佳乐的剧本交流,“傻柯你给的任务是啥?快传给我一份!”


“让勇者为其解除附着在裙装上的诅咒。”张佳乐的剧本抗议,“还有谁是傻柯啊!你才傻好吗每次都第一个暴露的十面大撒比!叫哥最帅魔书柯柯殿下好吗十面凑撒比!”


“敢要点脸吗?!!”十面怒骂一句,还得讨好地回答叶修的问话,“检索成功!请勇者为花仙王子张佳乐解除附着在衣物上的诅咒!说人话就是给张佳乐殿下换衣服吧!”


叶修:“……”


柯柯狂笑着嘲讽十面:“哈哈哈哈哈哈自己吐槽自己不说人话啊撒比十面,还说我傻,我比你机智多了!”


且不说这两本煞笔魔书,叶修此时正面临着人生中的一大难题:给似乎处于危险状态的张佳乐换衣服。


换衣服就必然要和张佳乐近距离接触,而目前的张佳乐又不对劲得很,离得近了岂不是连跑也跑不掉?那两张账号卡又总是被控制,压根指望不上……呜呼,天要亡我!


“还不快点过来?”张佳乐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赶紧过来,眼神凉凉地扫过来,叶修给他看得头皮一紧,心道一声不好,这乐乐实在是不对劲,吾命休矣!见叶修站在那久久不过来,张佳乐面色一沉倒也有了几分霸图战队队长的气势:“叶修……”


叶修心里发憷,面上却是不显,一如往常般噙着缕嘲讽笑意一步三晃地挪过去。“急什么,哥这一把年纪了好歹体谅下前辈。”慢慢悠悠挪到了张佳乐近前,叶修这才发现他那句随口吐出的垃圾话,或许还真挺符合张佳乐的。


中世纪的宫廷礼服带着洛可可式的柔美繁复,一如他百花式打法那般绚烂迷人。紧身束腰勾勒出曼妙的弧线,层层叠叠的裙子衬着他自身的气质更显浪漫华贵。


可惜是个平胸。叶修不由得感叹一声。


“咳,乐乐你这裙……怎么脱?”叶修围着张佳乐转悠了几圈,深感无从下手。张佳乐瞥他一眼,没说话,径自捉了他的手搭到自己裙上。


“直接拉?”叶修做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妄图揣测圣意,手上动作不停抓起罩裙就往上扯,被张佳乐黑着脸拍开手。“不解绳结是想勒死我吗。 ”


叶修从善如流地摸上了张佳乐背后的绳结,白皙纤长的手指在粉色的丝带中穿梭,莫名的显出几分暧昧。


不过叶修从来都是毁气氛的一把好手。


“那个……乐乐啊,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张佳乐眼皮一跳,直觉告诉他叶修接下来肯定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我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慢悠悠地脱呢?直接扯下来不就行了?还是说……乐乐你还想穿?”


张佳乐回过头阴森森地瞅了他一会,笑了:“是啊,想给你穿。”叶修被他这反常的样子吓得手上一使劲,哧啦一声就把裙子给扯开了一长条口子。


张佳乐幽幽地看他,叶修讪笑:“这个……意外,意外。你看这裙都这样了,也穿不了了,不如干脆撕了吧。”


“撕了?”叶修点头,“那就撕吧。”叶修利索的把内裙也给撕了,只听张佳乐话锋一转,“反正我以后会撕回来的。”叶修手一抖,裙撑也扯坏了。


“我说乐乐,这就不用了吧……哥现在可是一穷二白,衣服都没几件,你撕了哥穿啥?”叶修苦着脸给张佳乐解束腰。


终于脱的只剩一条内裤的张佳乐捉住叶修双手,凑过去就是一个深吻,唇舌激烈地交战,在口腔中纠缠出暧昧的水声。一吻毕,张佳乐用额头抵着他的,笑了:“到时候你就不需要穿了。”


叶修冷静地把他推开一点,捡起地上的男装给张佳乐披上,一本正经的表情好似没有听到张佳乐说的话似的:“快点穿上,感冒了哥可不管你。”


“你帮我穿?”张佳乐问。


“自己穿。”叶修转过身不看他。


看来柯柯教的方法还挺管用的。张佳乐看着叶修通红的耳朵,蠢蠢欲动。下次再试试好了。






评论(3)
热度(59)

© 悲风秋瑟 | Powered by LOFTER